小蝌蚪影院

..co,最快更新我的极品美女老婆最新章节!

苦紫瑜说完之后就走了。

商剑鸣在原地呆立了很久。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

说不出的那种感觉!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的践踏他的尊严。

他商剑鸣,从小就是被众星捧月着。他的天赋也非常不错,他是天之骄子,他认为自己喜欢苦紫瑜,那都是苦紫瑜的福气。

可如今,苦紫瑜居然说嫁给乞丐都不嫁给他。

商剑鸣双眼陷入血红。

这一晚,他和邀梓潼还有尼一墨约着出了学院。

不到周末,不能出学院。

但这个规矩却约束不了他们。

清纯妹子眼睛好大休闲居家写真

在一家会馆里,商剑鸣找了一位美丽的妞儿疯狂了一整夜。

他需要发泄,他将那美妞儿想象成苦紫瑜。

然而,当发泄完毕之后,他并没有感到满足,反而是越发的痛苦,不甘。

随后,商剑鸣在天亮之前将那美妞儿赶走。

早上,商剑鸣还在睡梦中。

那尼一墨,邀梓潼过来敲门。

商剑鸣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了一些。接着伸手隔空一挥,那门便就此打开了。

尼一墨,邀梓潼进来。

两人随手关门,然后来到床前坐下。

“剑鸣,这样可不行啊!美人儿都已经无法解决的忧愁了吗?”尼一墨说道。

邀梓潼笑笑,道:“不是美人儿无法解决剑鸣的忧愁,只是,能解忧愁的美人儿不懂风情啊!”

尼一墨道:“我看啊,这苦紫瑜和雪霜绛都是差不多的德性。剑鸣,要不还是老样子,就像我对雪霜绛那样来对苦紫瑜。看雪霜绛,现在乖巧得紧呢。”

商剑鸣皱眉,道:“我一直都觉得苦紫瑜不同。”

尼一墨道:“我以前也觉得霜绛不同呢。”

邀梓潼道:“不过话说回来,苦紫瑜的身份的确是有些不同。我们就是把雪霜绛给杀了,那也出不了大问题。苦紫瑜却是不同,她的父亲可是光明议会里的二号人物。”

尼一墨道:“这倒是!”

商剑鸣沉默着。

如果得罪他的不是苦紫瑜,对方早已经被百般炮制了。

偏偏苦紫瑜的身份极其特殊。

好半晌后,那尼一墨沉声道:“其实,即便苦紫瑜身份特殊一些,我们也是有办法的。”

商剑鸣眼睛一亮,道:“什么办法?”

尼一墨道:“让宗寒来约,让宗寒下药,最后,剑鸣来享用。只是这次,我们不录像,不留痕迹。事情追究起来,我们不承认。宗寒是替死鬼……如此一来,们说光明议会又能怎样?他们不能动无名之火吧?我们原始学院也不惧怕他们吧?到时候把宗寒交给他们,不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更何况,苦紫瑜对宗寒有意思,更大的可能性是,她会为了保宗寒,从而委曲求。”

邀梓潼马上道:“好计,好计!”

商剑鸣也觉得这个计划可以,但他马上道:“宗寒也不是傻子啊!”

尼一墨道:“给他条件!只要这次他按我们的吩咐办事了,那么以后,我们不找他麻烦。苦紫瑜这个破鞋,也就给他了。”

“不,不行!”商剑鸣道。

他还是不能接受。

尼一墨道:“剑鸣,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苦紫瑜不可能喜欢的。以的条件,身份,将来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呢?玩过,拥有过就可以了。还搞什么深情啊!那雪霜绛,我玩一段时间就会丢掉的。重要的是,咱们也得给宗寒希望,不是吗?给宗寒希望,给苦紫瑜希望。这样,这件事就能隐秘下去。”

邀梓潼道:“说的有道理!”

商剑鸣一言不发。

尼一墨道:“反正我就是提议,怎么做,还是要剑鸣来决定的。”

商剑鸣考虑了半个小时后,同意了尼一墨的提议。

邀梓潼道:“这件事,要和候老大商量商量吗?”

尼一墨马上道:“还是算了吧,侯老大有时候假正经的。咱们还是别去自讨没趣!”

邀梓潼道:“那倒是!”

商剑鸣已经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

于是,当天下午,在学院一层楼的一家会馆里。

商剑鸣吩咐尼一墨去和陈扬谈话。

这种事情,当事人肯定是不便出面的。

就像平时,商剑鸣也有作威作福的心。但他不会去亲自做,而是让爪牙大永去做。

会馆的包厢里很是隐秘,安静。

陈扬站在尼一墨的面前,恭恭敬敬的。

尼一墨道:“先把身上的通讯设备拿出来。”

陈扬依言将生活卡,通讯机,徽章部取出。

尼一墨检查完毕之后,接着以宙力扫射陈扬的身体。

确定没有任何窃听设备之后,尼一墨才开始说话。

“宗寒,我就不跟兜兜转转了。剑鸣喜欢苦紫瑜,这是知道的。但苦紫瑜一向不给剑鸣面子,这种幼稚的游戏,剑鸣也不想玩下去了。给一个机会,将苦紫瑜约出来。然后把上次我们下的那种药,以及符阵布下。让苦紫瑜喝了……之后,剑鸣来享受。享受完毕之后,苦紫瑜就是的。我们以后不会再为难,至于要怎么说服苦紫瑜,则就看的本事。”

尼一墨道:“如果不答应,后果是怎样应该清楚。”

陈扬听完后,脸色毫无波澜,道:“我不干!而且,这事我还要去告诉院长,告诉苦紫瑜,告诉侯少。”

“……”尼一墨不由急了,道:“是想找死吗?”

陈扬冷笑,道:“是想让我死,怎么,难道还要我客客气气吗?”

尼一墨道:“的话,空口无凭。出去说,谁也不会相信。但是,想过后果吗?是要彻底将我们得罪完吗?宗寒,我们有一百种杀死的法子。最好莫要逼迫我们!”

“不是我逼们,而是们在逼我。”陈扬说道:“就算我依了们,以后们要反悔,我又能如何?这种保证,一点营养都没有。”

尼一墨道:“……”

“除非,们立个血契!血契的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保证以后再不找我麻烦,也不找苦紫瑜的麻烦。血契立个时效,比如说三天后开始生效。这样一来,我不怕们耍赖,们也不怕我耍赖。同时,血契上不说明任何情况,只做保证。如此,也不存在泄露……”陈扬一字字说道。

“哈哈!”尼一墨笑了,道:“果然是个聪明人。”

接着,尼一墨说道:“成交!”

血契,是永恒星域里独有的一种誓言。

并不是如地球上那种空口无凭的牙疼咒。

以祖神原天衣和原始宙力为证,保证誓言的真实性。

血契需要一个锦盒,同时制作符阵,将手指血印上去。

手指按在锦盒上,跟着起誓……

誓言完成之后,收回手指。

日后一旦违誓,就会面临因果反噬,宙力反噬。

这种反噬并不是立竿见影,但会对立誓之人造成一生的影响。

所以,血契一旦立下,几乎没人敢去违背。

陈扬让尼一墨等人立誓在三日后生效,如果陈扬不按照他们的计划办事。他们可以在血契生效前,拿回锦盒,毁掉血契。

尼一墨这边很快就去和商剑鸣还有邀梓潼商量。

接着,他们便来找陈扬。

因为陈扬交代了尼一墨,他的通讯机被监听了。所以,有事不要在电话里联系。

尼一墨带来了血契。

“这个周末,事情办成。如果办不成,我们会拿回血契。现在,血契收下!”

陈扬点头,表示同意。

他检查了血契,确定血契没有问题,如此才算放下心来。

接着,陈扬约了苦紫瑜在一层楼的某个隐蔽会馆谈话。

程没有通过通讯机。

苦紫瑜本不想理会陈扬,但陈扬说道:“有重要的事情。”

苦紫瑜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在会馆的包厢里,苦紫瑜也不落座,面色冷淡,道:“有话就说吧。”

陈扬道:“这个周五,我想约去北城区的闲来音乐厅。”

“为什么?”苦紫瑜问。

陈扬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解释,但我需要来照我说的做。不然的话,彼此的麻烦都不会少。”

苦紫瑜道:“商剑鸣让约的?”

陈扬沉声道:“没错!”

苦紫瑜顿时脸色煞白,她的美眸中闪过愤怒,道:“我看错了。”

说完之后,转身就要走。

陈扬拦住了苦紫瑜的去路,然后道:“我要解决一些事情,必须来配合。我有我的计划,但现在还不能告诉。”

“我凭什么相信?”苦紫瑜问。

陈扬说道:“他们立下了血契,过了周五,就不再找我麻烦。但他们怕事情败露,所以在血契里没有标明任何事情。看……”

陈扬将那些血契拿了出来。

苦紫瑜检查了一番,发现的确如此。

“想要我怎么做?”苦紫瑜来了兴趣。

她的确是想帮陈扬。

陈扬道:“到时候,我会调包他们给的药。服下之后,开始会有反应。但很快就会恢复……找机会,出手制住商剑鸣。等到凌晨一过,事情就算是完成了。”

“这……可行吗?”苦紫瑜犹豫了起来。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