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视频app大全下载

守在乱战城门口的修士,正是三十年前从战锤重地而来,镇守乱战城的修士,元婴中期境界的修为,在战锤重地也是位高权重。

刚好王长生自报家门的时候,直接就报了战锤重地,这不是直接撞在了门槛上吗?

直接就被识破了!

虽然来这里镇守了三十年,三十年没有回战锤重地,但是也是有信息上的交流。

更何况,即便王长生真的是三十年内进入战锤重地的,也不可能三十年修炼到元婴后期境界啊?

除非,王长生在进入战锤重地之前,就已经是元婴境界修为了!

可也不应该啊,一旦有元婴境界修士拜入战锤重地,必须要战锤重地所有长老过目同意才可以。

“我是战锤重地四长老!”

拦下王长生的元婴中期境界修士,抱拳说道:“铁中余!”

“额…”

王长生算是明白此人为何是这种反应了!

“倒霉!”

娇滴滴妹子秀时尚春装明媚动人

王长生心中说道。

自己来到乱战星域之后,唯一接触到的修士,就是战锤重地的铁中言,所以,王长生编造了自己来自战锤重地的谎言,王长生万万没想到,此人竟然会是战锤重地的强者。

并且,还是战锤重地的四长老?!

堂堂战锤重地的四长老,来镇守乱战城,这样真的好吗?

王长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转身离开了乱战城。

“道友,请稍等!”

奉命镇守的战锤重地修士,见到王长生转身欲走,直接出言相阻。

事到如今,看王长生的神色变化,铁中余也知道王长生在撒谎。

对于这位谎称来自战锤重地的修士,铁中余当然不可能放任王长生这么离开。

可是,话音刚落,就见到王长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铁中余眉头紧皱,本想追上去问个究竟,可是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是停下了追上去的脚步。

主要还是实力不够,看不清王长生具体修为,即便是追上去了,也问不出个究竟。

“中余!”

铁中余刚刚准备转身回到乱战城,就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大哥!”

铁中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抱拳一礼。

几个呼吸之后,在铁中余抱拳的前方,出现一道身影,如果王长生此刻在此,一定能够认出来,出现的人正是战锤重地的老祖。

铁中言!

“中余,最近如果此人想要进入乱战城,你负责接引,如果可以,把他带回战锤重地!”

铁中言沉声说道:“记住,此事非常重要!”

“是…”

铁中余立即抱拳应答。

可是,在接过玉简之后,铁中余神色立即就是一变。

“怎么了?”

铁中余的神色变化,自然逃不过铁中言的感应,立即开口问道:“你见过他们了?”

铁中言给铁中余的玉简之中,只有两个人的肖像,正是王长生和柳叶,其他任何信息都没有了。

而现在铁中余见了玉简之中的肖像,直接出现神色变化,其中的意味铁中言当然明白。

“那个女人没见过!”

铁中余直接说道:“但是那个男人,我见过了,刚刚才离开…”

说着,铁中余直接指了指王长生离开的方向。

随后,铁中余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给铁中言听,其中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都没有漏掉。

听完之后,铁中言露出莫名的神色,直接沉默的站在原地。

“他真说自己来自战锤重地?”

良久之后,铁中言才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大哥,那人,可是有什么来头?”

铁中余轻声问道。

刚刚把每个细节都说得清清楚楚了,铁中言既然再次开口询问,说明这件事对铁中言非常重要。

“不会是我无意之中得罪了他吧?”

铁中余心中默默想到。

“没什么!”

铁中言缓了过来,开口轻声说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随后,铁中言交代了一番,然后转身离去,留下了一脸茫然的铁中余。

至于王长生,在离开乱战城之后,并没有在附近逗留,而是直接冲入了乱战星域的深处,一路上,也是遇上了不少交手的强者,不过在王长生经过的时候,那些交手之人,都是停下来,戒备的看着王长生。

这种情况,王长生明白,应该就是互相切磋的交手,并不是生死仇敌,要不然,绝对不会顾及王长生路过。

“看来,得给自己想一个身份,才能够在乱战星域立足了!”

王长生心中说道。

如果随意编造身份,很有可能被识破,就像在乱战城一样,谎称自己来自战锤重地,没想到对方就是战锤重地的修士,还是四长老,直接就被识破了。

尴尬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要是被人认为是恶意的冒充,就比较麻烦了。

“就散修吧…”

王长生喃喃的说道。

散修,在沈天境就是废物的代名词,不但没有好的修炼术法,更是没有任何势力做靠山,修炼资源也是不够。

而在威天境,散修这个词代表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

强大,狠辣,高傲…

这些词都是散修的代名词。

王长生不想把自己定义在散修行列,因为不管在威天境任何地方,散修都是让人忌惮的存在,甚至会招来很多莫名其妙的袭杀!

“就散修!”

王长生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自己选择留在乱战星域,可不仅仅是要了解威天境的那些强者,更是因为,王长生想和这些人交手,打磨自己的术法。

这一切自信的来源,都是建立在王长生如今的实力上。

即便是遇上元婴巅峰境界的强者,王长生也不见得比他差。

既然能自保,号称散修又如何?

“我就是散修,王长生,不属于任何的势力!”

王长生沉声说道。

以王长生的打算,给自己冠以散修之名,在乱战星域当中,也能遇上更多的磨砺。

威天境的不少强者,可是以斩杀散修为来给自己造势,王长生胆敢给自己冠以散修的名头,的确是下了一番决心。

想通之后,王长生便开始在乱战星域当中游荡起来,一路上,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上的威势,不过,王长生把自己身上爆发出来的威势,控制在了元婴中期境界。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