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扫二维码官方

.630shu.co,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

慕朝烟满心怨愤地想着,然后跌入了一个有力的怀抱。

墨玄珲的一只手搂抱在她背上,一只手放在她大腿上,从手心里传来的温度让她的身子一下子就变得燥热起来。

热乎乎的气息钻进她耳朵,带着几分酥麻。

“夫人的步子迈得未免太大了些。”

慕朝烟从他身上爬起来站着,红着一张脸绕到他身后,手摸索着搭在椅背上,强装着镇定。

“说,我走!”

墨玄珲这次却是认认真真,正正经经的指了路。

到稍微亮堂点儿的地方,也无需他再说,慕朝烟就推着他一路到了卧房的门前,然后就看到了一脸急色迎上来的苏瑾。

“王爷!”

慕朝烟见他火急火燎,可是开了口却只有这么一句王爷,哪怕他没有做出其他的眼神,她也明白这是有话要说的意思。

忙咳了一声,表达自己的态度。

夏日里的民族妹妹

“我先回去休息了。”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男人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低低的笑了起来。

“东西都在我的房间,准备回哪儿去?”

当着苏瑾的面被说了出来,慕朝烟脸红了一下,正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样才能不去他房间睡,却又听见他开口。

“去睡吧,今晚为夫可能不来陪了。”

慕朝烟眉心一跳,立刻抓住了他话里的重要词汇。

不回来?

那可真是太好了!

“那我去休息了,王爷们谈事情谈累了也早些休息吧。”

墨玄珲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明亮笑容,心中也暖了一下,点了下头,女子便十分愉悦的进去了屋里。

直到人走了进去之后,他这才转向苏瑾。

“出什么事了?”

两人在院子里谈论着他们的事情,慕朝烟却在屋子里欣赏了起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认真的打量墨玄珲的这间宽敞的屋子,目光每扫过一样东西,心中就泛起一阵好奇,然后她的目光就落到了男人的那张机关重重的大床上。

他日夜躺过的地方,他盖过的被子,有着他的气息的帷幔……

慕朝烟的脸上升起了一抹霞红,然后瞬间甩了甩脑袋将心中那奇怪的感觉弄出去。

有什么好羞涩的,不过是充满了他气息的屋子而已,她就是暂时居住一个晚上,然后在好好想想,明天该找个什么借口搬出去。

总不会他们才刚刚开始,就直接住一起吧……

她很担心自己的定力啊!

屋里灯火通明,慕朝烟就习惯性的走到书案旁。

一个人的性格如何,从他看的书目上就可以看出来。

然后,她再次被自己打败。

她怎么就忘记了自己大字不识两个这件要命的事?

看来,学习任务也该要提上日程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既然想起了,她也就毫不拖延,当下拿了本搁在书案最上边儿的书翻看。

一页翻过去……

嗯,认识两个字。

两页翻过去……

还有个认识的,不错!

不错得她都想要泪流满面了。

她明明是文武才,落在这里被冠了个丑女废材的名声也就算了,竟然还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

好吧,她其实是认识“丁”这个字的。

慕朝烟歪着脑袋,支起一只手枕着腮。

墨玄珲他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不认字这件事,那么,就该让他来教。

毕竟炎王妃不认识字这件事并不光彩,万一被人发现传了出去,实在是不太好。

可是他有那么多时间来教自己么?

就算有时间好了,那么,他愿意花时间做这种对他来说,最费时间,又最没有意义的事么?

慕朝烟幽幽地叹了口气,换了一只手撑着另外一边脸颊,眼神偏向了门外。

苏瑾这么着急,是出了什么事么?

听说势力大的人容易谋反,就算是原本不想谋反的,也会被逼反,所以,他有没有……

他身边有这么多的能人志士,肯定不寻常。

那从前又发生过什么,让他的腿受了这么重的伤?

慕朝烟有些抑郁地又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对他什么也不了解。

他要查自己,不过是动动嘴皮子就有人去做了,然后报给他一份事实详尽的回复,极其容易。

而现在换成自己想要知道他的一点东西,真是太难了,难如登天啊!

当领导的滋味就是这么好。

慕朝烟又瞟一眼门外,再瞟一眼书,接着忧思一番……

烛火发出“噼啪”声,她竟就这般睡了过去。等到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有些发亮。

她眯了眯眼睛从床上爬起来,鞋子穿了一半,然后猛然僵住。

这是墨玄珲的房间,墨玄珲的床……

自己昨晚明明是在看书的,为什么现在会从床上起来?

“夫人醒得这么早?”

墨玄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慕朝烟浑身一凛,抬目朝声音处望去。

他不出声,她竟然没有发现屋里还有个人。

墨玄珲拥着层薄薄的被裘,慵懒的靠着书案看书。

书案上燃着的烛台将他的脸颊照得不似白日里的没有血色的苍白,多了几分柔色。

慕朝烟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开,落到他手上拿着的书的时候,微微一愣,有些尴尬开口。

“昨天……我怎么到床上睡了?”

墨玄珲眉头抬了一下,看了看她。

“自然是为夫抱上去的。”

他说得平淡,好似这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慕朝烟的脸缺忍不住渐渐升温,半晌才干咳了一声。

“王爷昨夜没有休息吗?”

听到这话,墨玄珲笑了一下,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精光。

“夫人想要我一起休息?”

慕朝烟低下脑袋,极力制止自己想要扶额的动作,刚刚一时脑袋发框,怎么就转了这么个话题出来?

这不是自已找事儿么。

他不会认为自已是故意暗示,想要和他睡觉吧?

对天发四,她真心没那意思!

发四不够,发八也行啊。

心里是这么想,动作上,慕朝烟还是没忍得住以袖遮面。

还好,衣服还在!

要是他不仅抱自己上床,还帮她脱衣服的话,那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