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最新访问地址

宋玉婵骑着混沌兽离开,在路上,这家伙竟然跟她开口说话。

它问宋玉婵,“老妹儿,想要慢速,中速,还是快速?”

宋玉婵稀奇道,“还能调速度呢?”

混沌兽道,“那是,俺是智能坐骑,哪里跟以前的金雕似的,傻乎乎的都听不懂人话。”

“不准说小金子!”

宋玉婵气的揪了它一把,发现它的皮层极厚,而且极其光滑,手都抓不住。

混沌兽笑着道,“看来这个小主人还念旧!”

“那是!”

宋玉婵撇了下嘴,与它问道,“说师傅刚才说,有人会给我送法宝,这人是谁啊?”

混沌兽摇着大脑袋道,“这俺哪能知道,俺只管代步,其他的都不过问。”

宋玉婵叹气道,“算了,既然是惊喜,本姑娘就等着吧!”

她让混沌兽开启快速模式看看,混沌兽的身上马上裹起一道玻璃似的透明屏障。

古灵精怪元气美少女户外清纯年代风写真图片

宋玉婵只觉得四周有一道道亮光划过,肚子也跟着翻江倒海的折腾。

她连忙喊住混沌兽,跟着就出现在了一片汪洋之上。

宋玉婵看着四周,惊吓叫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混沌兽瞧了瞧道,“这是东海吧?”

宋玉婵无语道,“我要去登州城,带我来这里干嘛!”

混沌兽尴尬笑道,“刚才又没说,再来就是了!”

它在背上裹上防御屏障,在海面上留下一道玄光原地消失。

它俩刚走,海面上就有一道道剑光飞来,在空中和海里搜索了半天道,“刚才明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怎么就不见了呢?”

后面有一男女修士过来,众人纷纷给他们让开身子。

两人一袭白衣,器宇轩昂,在气势上压过了在场的所有修士。

有修士与他们禀告道,“师叔,我们刚才发现了一股强大的妖族气息,可是转眼就不见了。”

这男女冷面吩咐,“东海极大,妖族众多。偶尔撞上一两个,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快点赶路,天黑之前要达到祝家庄。”

“明白!”

这群修士在前抛出身上的飞剑,法宝,纷纷往陆地御使而去。

这一对男女跟在后面,暂停脚步,等着后面的三人过来。

这三人的法力明显不如他们,速度要慢很多。

过来后,身上都有些冒起了白雾道,“师傅,这些师弟们的速度可太快了。”

他们三人,正是桃林二仙还有栾廷玉。

这对男女,乃是他们到蓬莱岛请来的师傅。

男的是蓬莱岛弟子,梁山伯。

女的原本是骊山弟子,祝英台,后来跟着夫君梁山伯到了蓬莱修行。

梁山伯与桃林二仙教训道,“们在桃林不好好修行,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是真仙初期,自然比不上这些门中精英。”

桃林二仙惭愧道,“弟子只是资质愚笨,在修行上从来没有松懈过。”

梁山伯呵斥道,“还骗人,以为我们不出岛就不知道。们在桃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面清楚。我们此次回祝家庄料理完后事,们不得再随意出岛,安心在蓬莱岛闭关吧!”

“弟子领命!”

桃林二仙点着脑袋,不敢作丝毫反驳。

他们这些年得了一本歪门邪道的功法,找了附近的民女日夜修炼,确实是走了歪路。

说出来,与山匪没什么区别。

师傅不杀他们,已经是天大的恩德。

栾廷玉便是负责为他们做这些的人,因此深得他们的照拂。

登州城外的营地里,大军收整营地里的物资,准备明天全部发兵凌州城。

宋玉婵在东海转了一圈回来后,燕青正着急的四处找她。

她得意的让混沌兽现身在外面,见到燕青后,仰着小脑袋与他显摆道,“师兄,认得这个家伙吗?”

燕青惊奇道,“这是师傅的坐骑?”

宋玉婵嘻嘻笑道,“现在是我的了。”

燕青无语道,“回师门了?”

宋玉婵道,“是啊!师傅碰巧在家,我就管他诉了诉苦,要了点礼物。”

“厉害!”

燕青服气了,暗道师傅也太宠这个弟子了。

混沌兽懒散的打着哈欠道,“要是没事,俺就睡觉了。等有事,唤俺就行。”

宋玉婵与它问道,“是师傅的坐骑,肯定很厉害吧?”

混沌兽傲气道,“那是自然,论三界坐骑里,俺排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宋玉婵眼珠子直转道,“那能不能帮我做点代步以外的事情?”

“比如呢?”

混沌兽饶有兴趣。

宋玉婵道,“比如攻城啊!杀敌啊!打妖怪啊!杀个仙人啊!”

混沌兽伸出了爪子道,“没问题,只要能出得起价钱就行。”

宋玉婵高兴道,“要多少钱,本姑娘有的是。”

混沌兽摇着脑袋道,“俺是修行者,要钱做甚?俺喜欢吃东西,只要每天给俺提供一对龙肝凤髓,要俺做什么,俺都依。”

“想的美,我都没吃过什么龙肝凤髓!”

宋玉婵的眼睛都瞪了起来,这东西把她卖了都买不下。

混沌兽叹气道,“那就恕俺不能帮忙了,俺只能给提供最初级的服务了。”

“去死吧!”

宋玉婵心里面嘀咕了下,还以为师傅给了个天下无敌的保镖,搞了半天是个奸商。

混沌兽消失在了原地,宋玉婵闷闷的跟着燕青进了一个营帐里。

燕青告诉她道,“咱们明天就拔营启程,前往凌州支持晁天王了。有什么事情,赶紧给丐帮的人交代。”

宋玉婵闷不开心道,“父亲已经撤了咱们的军职了,咱们还忙个什么意思。”

燕青干咳了声,在她对面坐下安慰道,“我知道,我今天不该说一些惹不开心的话。可是要知道,父亲这么做也是为了好。杀的人越多,结下的因果便越大,以后就真的与道途无缘了。真的想清楚,以后不要修仙得道了吗?”

宋玉婵的眼睛盯着他,与他正色道,“我想清楚,我要做这下界的女帝。修仙成道有什么意思,整天闭关打坐,烦都烦死了。况且有师傅庇佑,我才不怕什么因果呢!”

她取了个桃子,把燕青的嘴巴堵住。

燕青啃了口,与她惊诧道,“又偷蟠桃了?”

宋玉婵白了他一眼道,“什么叫偷,是师傅送我的好吧?”

她也拿出一个啃了口,这种十年一生长的蟠桃,并不是梁山岛的稀罕物,原本是弟子们在俗世培育出来的。

龙飞从天庭带的蟠桃,那都是精心看管,没有人能乱摘的。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