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猫app

“糟了,村长有危险!”煌野沉声道:“我马上去通知村长……”

岂料,万优优却突然拽住了他的胳膊。

昏暗的灯光笼在她的脸上,打落一半阴影。

她脸上浮现诡异的笑容:“战先生以为拿捏了村子,就能要挟我替他治病,那我就让他看看,我会不会受他要挟。”

煌野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

砰砰砰的枪声接连不断,伴随着激烈的厮杀声。

万霖从香甜的睡梦中惊醒,忙问守卫出了什么事。

“西区……西区那些穷人偷袭了我们的军火库,抢了枪和弹药,正朝我们这边杀过来!村长,您快逃吧,前面要顶不住了……”

“什么?”万霖目眦尽裂,做梦都没想到,向来被镇压的那些穷人居然敢造反?

以往西区不服东区的暴力统治,也有过造反的时候,可最终无一例外都是失败了,被血腥镇压了!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放军火的位置?”万霖刚想骂人,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嵌入了身后的墙壁。

养眼小清新治愈系萝莉美女写真

他失声尖叫,守卫忙拉着他逃跑,可楼下却响起声势浩大的叫嚣声。

“村长就在里面,冲呀!”

“解决了村长,我们就能东西平等了,这些好房子我们也可以住了,再也不用受有钱人的压迫了……”

“我们也要翻身做主人!要为那些被东区富人害死的亲人们报仇!杀啊,万霖就在里面,万优优那个小毒女也在里面!”

踏踏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万霖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被西区的人围堵了,最后竟硬生生被逼得在家里,寸步难行!

西区的人手里拿着手电,个个都杀红了眼,把万家堵得水泄不通。

万霖和东区的富人们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村长,这可怎么办啊?快想想办法啊,我还不想死啊……”

“交出万霖,交出万优优,饶你们不死!”门外响起西区穷人们统一而震天的喊声。

听到这些呼喊,东区的一些长辈们忽而面面相觑,眼神时不时往万霖身上瞥,人群中又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句——

“万优优呢?西区要的是她,她人呢?”

这时候,万霖才想起万优优还被他关了禁闭,忙不迭往楼上跑,可打开门,屋内却空空如也!

窗户大敞着,说明万优优早就已经跑了!

“好啊,万优优跑得倒是快,把我们这群老家伙留在这里,西区那些穷人就是被她招来的!”三叔公气红了脸,怒声厉喝。

东区其他有权有势的万家人也跟着指责起来,宛若砧板上的鱼肉,满头大汗。“没错,这些年东西区一直好好的,就是万优优成天惹是生非,一会看上那个帅哥偏要抢人家当老公,一会又嫉妒哪个长得比她漂亮,还动不动拿活人炼药,搞得西区天怒

人怨……”

“村长,该不会是你故意放她走的吧?”

“快点想个办法啊,西区的那些人就要闯进来了!”

“好了,大家都别吵了,我知道有个人可以救我们!”

万霖气急败坏地叫停了大家的吵嚷。

一颗心乱如麻。

万优优不省事也就算了,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西区的人还要造反……

也不知道优优跑到哪了,安不安?

再怎么作妖,也毕竟是他的女儿啊。

三叔公眼珠转了一圈,脑海中也呈现一人高大的身影。

他唇瓣嗫喏,试探道:“你的意思是说……战先生?”“没错,战先生早前安排了一批雇佣兵驻守在村子外面,只要他一声令下,那些雇佣兵杀进来,西区那些穷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大家别吵了,我们现在去找战先生求

救才是真的!”

窗外蔓延着西区穷人喊打喊杀的轰鸣声,万霖睨着三叔公。

“呵,拜你那个好女儿所赐,战太太早就被你们万家得罪惨了,战先生还愿意帮我们?”三叔公冷笑。

万霖听着三叔公的质疑,很快也冷静了下来。

他站得笔直,负手而立,瞳孔里没有半分暖意。“他要是不帮我们,等西区的人杀进来,你觉得我们还有活路么?我死了,优优更不可能替他治病了!再说了,难道这些年镇压西区的穷人,就只有我万霖和万优优父女俩

么?你们家里那些高楼别墅,哪一样不是建立在西区穷人的血肉上的?”

“……”

屋内蔓延着诡异的沉默。

的确,西区的人恨死了他们,现在眼看着造反要成功了……

等杀进来,他们没准都得死。

尸都不一定保得住!

这时候,东区的富人们自动分成了两派,一派以万霖马首是瞻,另一派自然而然看向了德高望重的三叔公。

三叔公和万霖对视了几秒,两人齐齐别开脸。

“村长说得对,不管他愿不愿意救我们,总要试一试!”

……

枪声逼近,包围了万家。

宁溪站在万家别墅三楼的窗口。

修长的手指轻轻挑开窗帘,往楼下瞥。

血流成河。

东区那些向来嚣张跋扈的有钱人,被屠戮殆尽。

还剩下的一批,要么侥幸躲进了万家,要么被西区穷人活捉,捆绑在树下吊了起来。

即便隔着窗户,宁溪都能闻到空气中的火药味和血腥味。

令人作呕。

“上百年的暴戾镇压,这都是免不了的代价。”

身侧英俊的男人,温柔地安抚,伸手捂住了她的眼。

宁溪拉下战寒爵的手,摇了摇头。

“其实他们杀的都是罪无可赦的人,不值得原谅。”

她刚到东区的时候,差一点就被煌野活生生弄死了。

可见人命在东区的卑贱。

被杀的几个东区富人,平常就以变态著称。

个别还很喜欢去抢西区长得漂亮的小女孩满足自己的獣欲。

这种人,该死!

“害怕就别看,有我在这。”战寒爵见她脸颊微白,轻声哄着。

虽然这些人确实该死,但这样血腥的场景,宁溪以前从没遇过。

他倒无所谓,早年肃清某些地下势力时,见惯了。“怕?我为什么要怕,这些人死了也是要下地狱的。”宁溪微仰着头,清澈的瞳眸比窗外月色更皎洁:“我只是在想,万家要是发现是我们挑拨离间,帮西区的人夺了军火造反,他会不会狗急跳墙?”

标签:

Related Post